" " 
English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  养母枪杀华裔子女后自杀】 【中国驻阿富汗使馆馆员与】 【盐城公安边防查获750余吨】 【安防机器人迎来亿万蓝海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至尊国际网址 >

扶贫三记(上):“借我一双眼”,盲人贫困户

时间:2017-07-10 04:31来源:未知 作者:侠客 点击:
开栏语: 总编不在办公室,办公就到第一线。 田间地头是第一线,党政办事机关是第一线,街头文明岗是第一线,办事窗口是第一线…… 用绣花功夫采第一手素材,靠真情实录著三贴

开栏语:

总编不在办公室,办公就到第一线。

田间地头是第一线,党政办事机关是第一线,街头文明岗是第一线,办事窗口是第一线……

用绣花功夫采第一手素材,靠真情实录著三贴近文章。《总编不在办公室》,惟愿不负初心,捋起袖子,走到每一个与你心心相印的第一线。

本期,我们一起关注《总编不在办公室》之“扶贫三记(上)”:扶心

张国敬在自家的床上,做俯卧撑锻炼身体对抗病魔

“借我一双眼”,盲人贫困户想办个养殖场

映象网记者 刘克军 王在华/文 段晋哲/图

左手按着床头,右手抓紧床板,强直性脊柱炎患者张国敬做起了俯卧撑。八个标准的俯卧撑下来,他的脸色微红,完全失明的双眼也红了。

“我现在弄啥都是瞎弄,哈哈哈哈!”说起自己的病,张国敬不忘自黑,笑声震天。

“这是我们贫困户当中精气神最好的一个,心劲儿有了,啥都有可能。”鹿邑县太清宫镇后双村支书解太山说。

贫困致盲 三块板砖对抗强直性脊柱炎

因为吃不起饭,15岁那年,张国敬离家来到开封,在砖窑厂打工。

砖窑厂都是重体力活,张国敬干完活一身大汗,少不更事的他更是直接跳到黄河里洗澡。晚上,他还贪凉躺在砖块上睡觉。就在那时,强直性脊柱炎如影随行的缠住了他。

因为没钱治病,病魔攻上了他的双眼,双眼完全失明。随后,病魔继续侵蚀着他的四肢。

张国敬的老母亲笑着给记者讲起了这几年扶贫给他们带来的变化。

当时国家也有一些残疾补贴,但对张国敬完全透支的家庭来说是杯水车薪。

“没吃没喝没钱治病。”如果不是老母亲,张国敬已经没有任何生存下去的动力。

他在绝望中张望,但不知道何时能结束这种无望的生活。

随着扶贫力度越来越大,村支书解太山和第一书记李先福几乎每天到家里谈心鼓励、设法帮扶,张国敬的希望也在一点点儿增加。

先是危房改造,他的两间小屋和一间厨房解除了安全隐患。再是解决了院外五保,每年增加收入3000元。接着增加了残疾人补贴,每月增加60元。而正在申报的一级伤残护理补贴,又要每月增加60元。

母亲也吃上了低保,每年增加收入1400多元。母亲拿到的养老金,每月又增加78元。

加上各种慰问金和其他补贴,张国敬渐渐发现,在生活成本较低的农村,自己能时不时吃起肉了。

张国敬坚持在村中的文化广场上做着恢复性锻炼。

“沾了党和政府的光……”吃喝不愁了,免疫力增强了,张国敬死灰般的心活泛起来,他开始锻炼身体。

在信息广播上听《名医在线》的专家说,俯卧撑特别适合强直性脊柱炎患者,他就开始天天做俯卧撑。因为关节已经变形,这种锻炼对他考验很大,但他依然不放弃,还在医生的建议下用纸盒包起了三块板砖,用作压腿的康复工具。

每天十几个俯卧撑,用砖块对抗关节变形,再跑到村里健身广场上用器械大步走,张国敬的笑声越来越多了。

张国敬做饭时,老母亲站在身边充当他的眼睛。

妈是我的眼,我要洗衣做饭养老妈

张国敬的精气神总算是找了回来,可他的母亲已越来越老了。

“我母亲82岁了,我不能让她干活了,洗衣做饭这些活儿我都包了。”说话间,张国敬起身跨过两步,摸索着调整着电风扇的角度,以便照顾到每一位来访的客人。

洗碗洗菜对于双眼失明的张国敬来说,需要比常人花上更多的时间。

“我的地盘我做主,哈哈!”张国敬说,在自己的两间小屋里,他熟悉每一件物品的摆放。

每天早上,张国敬六七点钟起床,锻炼一会儿身体然后给母亲做饭。这个时候,母亲就会坐在他身边,充当他的眼睛,指挥他赶走苍蝇,指挥他放盐的多少,指挥他注意做饭的火候。

同时,母亲还教他怎么做饭。比如,茄子要竖着切,这样蒸出来的菜才会好吃。母亲还会指导说,面团要多醒一会儿,茄子洗完要多控一会儿水,这样做出来的蒸菜不沾不粘,爽口清脆。

所有的这些,张国敬都用心学习,因为他明白,他终究要自己照顾自己,“母亲肯定会有走的那一天”。

在普通人的眼里,一个月五六百块钱几乎连最低生活都保障不了,但在一直一贫如洗的张国敬看来,这些钱足够他和母亲一起好好生活,甚至能让母亲享一点福。

“只要母亲在一天,我就好好孝敬她,给她洗衣裳做饭。”张国敬说。

借我一双眼,我也想办个养殖场

掰起指头,张国敬算起了自己的年龄。已经39岁的他直言自己前二十年过得糊里糊涂,现在才算想明白了。

张国敬想明白了两件事。

第一件事是要过得高兴。虽然身体被病痛折磨,但张国敬的心态调整得越来越好。

张国敬平时喜欢听广播,特别是各种歌曲节目。

“我没事就听广播、听电视。”张国敬最喜欢听的是综艺节目,他喜欢听各种歌曲,听到摇滚乐的时候就感觉血脉贲张,听到崔健的《一无所有》会跟着哼几句。他还喜欢听各种相声小品,有时候听到自己笑得停不下来。

母亲耳聋听不到,他就把声音调大,让母亲听个热闹。

“自己高兴了,免疫力就能提高,就能促进身体康复,这样才会更少地麻烦别人。”张国敬的逻辑是这样的。

张国敬走在回家的村路上

他想明白的第二件事,就是得干点事儿。

“我现在想找一双眼,跟我一起干点事,要是有合适的人,我还想开个养殖场。”

随着身体的康复,张国敬对自己养活自己的念头越来越强烈。他希望找一个身体有残疾但眼睛完好的搭档,一起开个养殖场。

“同样是盲人,别人能生活好,我为啥不行?别人能做的事儿,我为啥做不到?”

张国敬双手撑着床板,连声反问,声若洪钟。

编后:

贫困户张国敬说,前二十年过得稀里糊涂,现在总算是活明白了。

张国敬能够活明白,一方面是物质帮扶让他没了后顾之忧,更重要的是“扶心”让他对生活有了更多的梦想和渴望。

物质扶贫是输血,精神扶贫才能造血。很多贫困户之所以贫,无“心”脱贫才是根源。

张国敬的心灵转型之路,恰恰是解太山和村支部“扶心”努力的见证。

心若在,梦就在,不过是重头再来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